笔趣阁 > 非正常相亲 > 第六十一章 倒霉他妈给倒霉开门
    带着讷讷不言的小姑娘来到宾馆,陆离把身份证往台子上一拍,“一间标准间。”

    那前台小姑娘诧异地看他一眼,接着又看了看身后那个穿着校服看上去只有高中生的小姑娘,然后给了他一个很奇怪的眼神。

    看人渣的眼神。

    陆离反瞪了回去。

    你瞅啥瞅?!

    我光明正大!

    我理直气壮!

    我一身正气!

    陆离昂首挺胸,领着女孩儿就进了电梯。

    到了屋里,女孩儿小心翼翼坐在床上,缩在衣袖里的小手无处摆放。

    她低着头,声若蚊蝇,“我还......没有经验......轻一点......”

    “......”

    陆离看着她,就跟王八走读似的——憋不住笑了。

    这姑娘小小年纪怎么满脑子黄色废料?

    难道是仙人跳?

    但看着不像。

    陆离从兜里掏出刚才路上换的两百块放在床上,“饿了自己买点儿吃的,我要上班,下了班我就会回来。”

    “嗯......”

    女孩儿乖巧点头,并没有报警也没抓着陆离衣服大喊非礼。

    可以,看来是个听话的女孩儿。

    离开宾馆上了车,陆离马上掏出手机就是一个电话的打。

    很快那边就接通了。

    “离哥,不知道我上着班呢嘛......周一可是要开会的......”

    “你个薪水小偷也有资格说开会?”陆离抬手看了眼时间,“你也块中午下班了,出来请你吃饭,我到你单位门口了。”

    “那是合理划水,不是薪水小偷!算了......”那边方月白叹了口气,“行吧,不过离哥你先说找我什么事儿。”

    “没事儿就不能找你吃饭?”

    “没事儿你只会周末找我吃饭。”

    “我寂寞了不行?”

    “你寂寞了也是周末找我吃晚饭。”

    “......好吧,确实找你有事儿。”

    “我就说嘛。那你在停车场等我一会儿,下班儿了我就出来。”

    “OK。”

    挂断电话,陆离掏出根烟。

    但想了想他还是没点。

    毕竟一会儿方月白要上车。

    那车上跟自己身上还是别有烟味儿的好。

    等了二十多分钟,穿着OL工装的方月白甩着马尾辫儿走了过来。

    她拉开副驾一上车就长舒一口气,“活过来了......外面太热了!”

    陆离递给她一瓶冰爽矿泉水,“今天很忙?”

    “在处理一个案子,这案子挺奇葩的......算了,休息的时候不想聊工作。”

    方月白明显不想谈这个,她灌了口水,尔后回头好奇道,“离哥,先说说你找我什么事儿呗。”

    陆离笑笑,“先吃饭,先吃饭。”

    “那不行。”方月白马尾辫儿甩啊甩的,“根据离哥你想让我办的事儿,我才方便选今天中午你请我吃什么~”

    平时他们吃饭都是AA,或者你请一顿我请一顿。

    不过现在陆离找她帮忙,那不敲一顿岂不是浪费?

    “行吧。”陆离咂咂嘴,接着就把那女孩儿的事情大致说了一下,“我主要想让你帮忙查查她家里是不是那种情况,如果真是那种情况,那再看看她家里有没别的亲戚。”

    方月白表情有点儿奇怪,“离哥,你说的那个女孩儿......叫什么名字?”

    陆离想了想,耸了耸肩,“别说,我还真没来得及问。”

    “那咱先吃饭吧,吃饭的时候我跟你说。”方月白往后一靠,“对了,我要吃火锅。”

    “火锅就火锅吧。”

    陆离发动了汽车。

    半小时后,到了火锅店外的停车场停好车,陆离下车绕了一圈,然后无语了,“这车门也能刮一道的啊......”

    而且不知道谁干的!

    这说明在昨天晚上自家楼下的地下车库里就被别的车剐蹭到了。

    结果人家跑了!

    真特么恶心!

    “离哥,没事儿吧啊?”

    面对方月白疑惑的眼神,陆离摆手笑笑,“没事儿,走,进去吃饭吧。”

    总不能现在忽然高空坠物给我车砸了吧?

    笑死,根本不可能。

    嘭——!

    陆离呼吸一窒,接着猛地转身!

    不知道谁扔的啃光的玉米棒子就那么直挺挺戳进了宝马前挡风玻璃上。

    爬满“蜘蛛纹”的前挡风玻璃完全就是对陆离的嘲讽。

    陆离反而气笑了。

    “离哥?”

    陆离摆摆手,“走!吃饭!”

    他倒要看看今天还能有多倒霉!

    过了十几分钟,在锅底端上来一分钟后,他就知道了。

    看着在红汤里上下翻飞的那几只蛆,陆离跟方月白都是面无表情。

    陆离招手让服务员过来。

    他倒也没难为对方,只是指着锅里辣海遨游的那几只蛆说道,“我也不打DOTA2的比赛,没必要给我上蛆动力火锅,谢谢。”

    “对不起!对不起!”

    那服务员疯狂鞠躬道歉,“我这就让人去给您换一份锅底!”

    “嗯。”

    打工人何苦为难打工人。

    这家店他们经常来,再加上服务员态度不错,所以陆离也没说什么。

    趁着重新换锅底的工夫,陆离问道:“小白,你问那个女孩儿是什么意思?你认识她?”

    “不认识,不过你说的情况跟我手上正在办的案子挺像,就是......细节上有点儿不同。”

    方月白略微有些迟疑,“怎么说呢,其他都对得上,什么父母车祸,叔叔婶婶是监护人然后吞并遗产,虐待这方面倒是不清楚,主要是这姑娘失踪了。”

    “这不就对上了嘛!”陆离一拍大腿,“我觉得你说的就是她!”

    “对不上的。”方月白摇摇头,“离哥,还有个不同之处,这也是最重要的地方。”

    陆离挑了挑眉,“什么不同?”

    年龄一样,性别一样,家庭背景跟经历也都一样。

    那这不就是同一个人吗?

    方月白抿了口水,轻声说道:“那个失踪女孩儿的叔叔婶婶还有两个堂姐......全都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