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非正常相亲 > 第十四章 神一样的律师方月白
    前不久洛芊凝连带着咖啡馆忽然从陆离面前消失,他当时就吓了一跳。

    这种感觉,就跟看《西游记》里面的“四圣试禅心”一样。

    明明上一刻还在大宅子里,结果一晃眼宅子跟人全都不见了。

    按照能力来说,洛芊凝应该不存在这种能力才对。

    当时陆离怕得要死,他怕洛芊凝其实是假的,这还是在白小姐编织的梦境里。

    或者是白小姐把洛小姐给弄没的?

    陆离一时间竟分不清这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

    别问,问就是胆小。

    但还有人比他更害怕。

    原本刑天三人还期待着他们俩能两败俱伤,他们也好趁机夺取那一线生机。

    结果这俩怪物......还特么聊的挺开心?

    虽然不知为何,哪怕感知拉高到极限也听不到这两个怪物在说什么,但最起码看上去挺融洽。

    不过怪物就是怪物......一言不合居然就动手!

    那个银发怪物是怎么连带着咖啡馆一起消失的?

    他们聚精会神之下也完全没发觉!

    这个披着陆离人皮的怪物......太可怕了!

    能直接秒杀副本BOSS,难道他才是真正的副本BOSS?

    还是说他其实是这个副本的隐藏BOSS?

    就像《轩辕剑叁:云和山的彼端》一样,明面上撒旦是最终BOSS,但实际上只要触发了条件,就可以打另外两个隐藏BOSS蚩尤跟牛魔王。

    不过他们现在肯定不敢打陆离。

    他们的任务只是活过三天。

    现在已经过去一天半了,只要活过接下来的一天半就能拍拍屁股走人。

    所以现在要做的,就是伺候好这位怪物。

    只要这一天半内他没动手杀人,那时间一到,他想杀都没机会了。

    他们反抗的胆子是没有,但是拍马屁的胆子还是有的,而且很大!

    三人对视一眼,已然了解对方心中所想。

    刑天凑到陆离不远不近的地方,轻声问道:“您有什么吩咐?咱还是接着去找那位吗?”

    刚才路过十字路口的时候他发现红绿灯还是反着的,包括那些过往车辆也还是白天开着车灯。

    这说明那位银发怪物肯定还活着。

    刚才顶多是被面前这位给打伤了。

    话说他觉得回去之后也能跟其他轮回者吹吹牛了。

    哥们可是在副本里见到两个副本BOSS的男人!

    前提是他能真的活着回去。

    一看他的反应,陆离马上心中了然。

    这几个家伙......知道洛小姐的事情。

    最起码知道一部分。

    而且他们把自己当成跟洛小姐同级别的大妖怪了。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眼珠一转,陆离计上心头。

    “有枪吗?”

    “有有有!”刑天忙不迭点头。

    可怜他一条堂堂七尺男子汉,往常在轮回世界中也有响当当的名号。

    结果现在怂的跟条狗似的。

    没办法,为了活下去,节操什么的他早丢了。

    或者说,轮回者都是没底线的。

    因为有底线的轮回者根本活不了太长时间。

    刑天手背在身后,然后掏出一把银色M1911A1手枪双手奉上,“这把‘猎者’拥有无限子弹,而且对超凡生物以及灵异生物也有着一定的杀伤力,您收着。”

    无限子弹?超凡生物?灵异生物?

    陆离双眼微微眯了眯,接着淡然接过手枪揣进兜里。

    他现在要假装自己是能跟洛小姐平起平坐的巨佬,自然表情上要淡定。

    不过就这家伙说的这些事情如果属实的话......那可太难顶了!

    难道这世界上不止有妖怪,还特么有鬼?

    现在陆离只希望鬼的样子能跟白小姐洛小姐一样好看。

    那肯定得是女鬼才行。

    还有这枪拿出来的方式。

    陆离也不是没看过小说、电影、动漫。

    这种取东西的方式,是芥子纳须弥?

    见陆离收下枪,刑天心里松了口气。

    他不怕陆离收东西,就怕他不收!

    虽然他收了可能还是没打算放过他们,但最起码他心里舒服了点儿。

    这就跟做手术给医生塞红包一样。

    虽然医生不会收,但如果能收下,他反而能安心。

    见这怪物似乎心情不错,他小心翼翼问道:“那您现在要去哪里?”

    陆离似笑非笑看他一眼,现在要先查清这些人的身份。

    斟酌片刻,陆离吩咐道:“送我去涧水区法院。”

    他要去那里找个人。

    那个人是个公务员,也是个薪水小偷。

    嗯,没错,就是给陆离介绍对象的那个方月白。

    这家伙是个公职律师。

    至于为什么陆离说她是薪水小偷......

    回忆起那家伙的“战绩”,陆离心里叹了口气。

    ............

    “离哥,你要请我吃饭?”

    法院停车场里,一个身高一米七左右穿着黑色OL装带着金丝眼镜的黑长直英气美人儿抱着一沓资料垂头丧气地走了过来。

    到了近前,她警惕地看了眼刑天他们仨,“他们是你朋友?”

    “算是吧。”陆离直接转移话题,“看你这丢了钱包的样子......又败诉啦?”

    方月白咬着下唇,半晌,不情不愿点头,“嗯......”

    陆离一乐,“果然。”

    没错,他之所以觉得这家伙是薪水小偷,就是因为这货身为公职律师,被指派去打官司从来没赢过。

    她以前都干过什么事儿?

    例子那可多了去了!

    比如——

    方月白:你几月几号生日?

    证人:3月16号。

    方月白:哪一年?

    证人:......每一年。

    还有——

    方月白:你说你有健忘症,意思是这个病的症状会让你忘记一些事情?

    被告:是的。

    方月白:那你能举一些你忘记的事情的例子吗?

    被告:......法官,我能申请换个律师吗?

    还有更多——

    方月白:你拍这张照片的时候在案发现场吗?

    证人:那不然是谁拍的照?

    ......

    方月白:李医生,你在验尸解剖的时候,其中有多少是死人?

    证人:全部,活着的会抵抗。

    ......

    诸如此类的神操作简直数不胜数。

    可惜她是有编制的公务员,所以还能一直混到现在。

    不过法院也算物尽其用,给她分配的活全都是给没请律师的被告当辩护律师,而且全都是铁证如山的那种案子。

    结果这家伙就创下了入职三年无一胜绩的“傲人”战绩。

    陆离点了根烟嘬了一口,然后劝她,“你干脆辞职算了,我觉得你继续当律师着实有点儿屈才。”

    “我也想啊,可我们女人的压力你们男人不懂的,我还要买房买车,还要准备彩礼,买了房子车子还要还贷......做女人好难!”

    方月白叹了口气,嬉皮笑脸的调笑陆离,“离哥,要不你把我收啦?我也想吃一下高富帅小哥哥的软饭嘛~

    “况且咱俩刚好差三岁,俗话说的好:男大三,抱金砖嘛!你吸烟我也不介意,虽然你吸烟喝酒,但我知道你是好男人~”

    陆离:“......”

    怎么特么感觉这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