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非正常相亲 > 第四十二章 成亲
    “你在威胁我?”

    陆离直接掏出格洛克手枪顶在这中年人脑门上,然后侧着脸把耳朵凑了上去,“再说一遍,我刚才没听清。”

    笑死,你说让我走就走?

    当我陆离是面团捏的?

    那中年人也不装了,他整个人的皮肤忽然如同融化的蜡一样褪去,尔后露出下面的真身。

    它是一个纸人,身上穿着长褂,头上戴着顶瓜皮小帽,眼睛是那种接近菱形的蔑笑样子,脸色惨白,两颊跟嘴唇则被点的殷红,宛若鲜血流淌。

    “新郎倌儿,您别让我不好做。”

    它声音尖利,“您这手铳......它也伤不到我啊。”

    砰——!

    陆离果断开枪。

    这纸人脑门上出现了一个小洞。

    陆离手中的这把名为“断魂”,原型是格洛克G18。

    这把手枪是一把全自动手枪,但用的也是威力并没有那么大的9mm手枪弹。

    只不过这把枪除了无限子弹以外......对灵体也有杀伤。

    那纸人就明显愣了一下,接着脑门的洞上忽然飞溅出大量腥臭黑血。

    它捂着脑门倒在地上一边发出凄厉刺耳的惨叫一边打着滚。

    周围上百只纸人全愣住了。

    接着似是被激怒一般,它们全都撕掉外皮朝陆离冲了过来。

    陆离微微一笑,在它们即将近身的瞬间开启了梦境世界。

    所有冲过来纸人只听到一声似乎是响在耳畔的心跳声,接着世界仿佛玻璃一样碎裂。

    暗沉的夜空中原本的大雨变得更大。

    远处雾蒙蒙一片什么也看不见,而脚下......则是一座斗兽场,周围和头顶竖起的铁笼封死了所以去路。

    陆离站在笼外打着伞,脚边是那个挨了一枪的纸人。

    接着陆离掏出根烟叼在嘴角,打开ZIPPO点燃了香烟。

    吸了一口,陆离吐出青烟。

    接着他大拇指跟食指夹着香烟,随手一弹。

    一抹亮红色就这么弹进了铁笼里。

    轰——!

    剧烈的热浪吹过,铁笼里伴随着纸人们的惨叫燃起熊熊烈焰!

    原来这下的不是雨,是汽油。

    ............

    随手把那张脑门开洞的纸人丢在地上,回到现实的陆离一jio踩在他身上,然后顺便掏出了电话。

    看了眼屏幕右上角。

    不出所料,果然没信号。

    “啧,又是三大运营商基站的漏网之鱼?”

    收起手机,陆离低头看着那张纸红彤彤的小脸蛋儿,“有什么想交代的没?”

    他左手还拿着手枪拍着右手手心。

    地上的纸人却笑了,“新郎倌儿,你那能力应该坚持不了多久吧。若鄙人猜的不错,恐怕您现在精神应该差不多耗尽了吧。”

    陆离乐了,“可以的,上次见到跟你一样乐观的还是岛国乒乓球队跟国足球迷。这份乐观我还挺欣赏的。”

    笑死,这纸人也挺乐观。

    纸人也笑的很阴森,它用最怂的语气说出了最硬气的话,“新郎倌儿,有本事您现在就用那能力把我给宰咯!不过我怕您做不到。”

    “哈!粗劣的激将法。”陆离微微一笑,“好!那我就满足你。”

    粗劣的激将法......但他依然果断中招。

    陆离果断再次开启梦境世界。

    “也不怕告诉你,我特么已经天下无敌......呃?!”

    周围世界处在将将破碎的边缘,陆离忽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恶心反胃。

    他身子晃了晃,然后眼一黑倒了下去。

    纸人:“......”

    他从陆离身子下面挣扎着爬了出来,然后站起身拍拍身上的鞋印。

    笑死,带着泥水的鞋印根本拍不掉。

    “......不愧是新郎倌儿,整活水平一流,难怪那位要嫁给你。”

    它倒也不敢得罪陆离。

    毕竟陆离真娶了那位......那以后就是一鬼之下万鬼之上的存在。

    说不定他可能还在那位上面,各种意义上......

    纸人极富人性化的叹了口气,然后一招手,八个纸人抬着一台红色的轿子不知从何处飘了过来。

    然后陆离飘进了轿子。

    九个纸人连带着轿子就这么飘进雨雾中不知所踪。

    村子各处都有东西探出头来。

    丧尸、僵尸、怨魂、厉鬼、无头鬼、冤死鬼、水鬼、纸人......简直群英荟萃。

    见危险已经消失,村子里于是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

    ............

    潘帅放下电话,冲刑天他们摇了摇头,“老陆电话打不通。”

    郝亮接道:“先进去探路的那两个同事也联系不上。”

    潘帅瞥了眼刑天。

    刑天表示除了知道都市传说源头的线索在大槐村以外,别的我什么也不知道。

    善信道长一甩拂尘,提出个建议,“要不先火炮洗地?”

    “不行,他们三个还在里面。”

    潘帅回头询问道:“亮子,大槐村的信息还没查到吗?”

    “刚才市警局把资料传过来了。”郝亮表情有点儿奇怪,“这村子......潘少你自己来看吧。”

    潘帅凑到笔记本电脑前。

    看了半晌,他皱起了眉头,“这村子......是个荒村?”

    按照户籍信息来看,这村子七十多年前就没人住了。

    “等等!局里派去迁走住户家里探访的同事把消息发过来了!”

    潘帅精神一振,接着看新来的消息。

    六十多年前这村子里发生过一件大事,具体消息不详,因为当初的老人都讳莫如深,到如今已经没有还活着的当事人了。

    总之那件事之后整个村子的住户都迁到了县城,如今七十多年过去,年轻一辈根本就不知道大槐村的事情。

    “继续查,最后往前面的县志什么的也找找。”

    潘帅吩咐完郝亮,才对其他人道:“各位大师跟我进去看看吧。”

    释永发微微一笑,手中95式突击步枪拉枪栓开保险,“阿弥陀佛......贫僧早就等潘施主这句话了。”

    在他身后,几十个脑袋锃亮的光头同时一拉枪栓,那动作,绝对整齐划一!

    潘帅不由眯起双眼,尔后扭头呵斥道:“让后勤把灯特么调暗点儿!不知道电费有多贵是吧!”

    没错,他眼睛被刺到了。

    主要就是灯光照在了几十个光头上。

    特么光头会反光。

    释永发恍然大悟,回头吩咐道:“诸弟子!抄家伙!”

    几十个光头一愣,接着反应过来。

    只见他们纷纷从怀里掏出一方头巾包住了那一颗颗会反光的大光头。

    释永发这才对潘帅道:“潘施主,可以出发了吧?”

    潘帅目瞪口呆,“大师,你们这是......”

    释永发羞羞一笑,“阿弥陀佛......在寺里靶场练枪的时候偶尔也会被反射的阳光刺到,有时候也会发生误伤情况,这都是经验。”

    “......”潘帅叹了口气,一挥手,“走!”

    ............

    “新郎倌儿?醒醒!醒醒!”

    陆离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圈儿奇形怪状的家伙。

    什么纸人、水鬼、吊死鬼之类的东西应有尽有。

    一个鲤鱼打挺,陆离差点儿被衣摆绊了一跤。

    低下头打量自身,他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被换上了一套红色古装。

    看着跟古装剧里要成亲的男主角一样。

    “新郎倌儿醒啦?”见他醒来,那脑门上有洞,身上还有个显眼鞋印的纸人笑眯眯地走了过来,“吉时已到,新郎倌儿~随鄙人来吧~”

    说罢,他一招手,好几个纸人架着陆离就飘进了面前的祠堂正厅。

    早有一名上半张脸蒙着半透明红绸巾的女子等在这里。

    陆离现在腿软脚软,主要是力量使用过度的后遗症。

    应该就是之前那次开启梦境世界杀了太多纸人导致精神承受不住的原因。

    他悄悄打量起四周。

    只见正厅两边摆满了牌位。

    面前则是一方燃着三根细香的供台。

    台子上还摆着两个透着猩红的墨色牌位。

    一个牌位上只写了个“董”字。

    另一个牌位上,赫然便是陆离的名字!

    他额头渗出冷汗,猛地回头,凝视着那个并肩而立的人儿。

    及腰奶白色长发被一顶点翠镂空金缕凤冠束在头顶,项圈天宫锁将她细颈护住,红底缎绣金纹绸缎袍子的外面是金丝长命锁,露出的细细皓腕上缠着定手银,下着红裤红裙,脚上踩着一双大红绣花鞋。

    见男人望来,她白瓷样毫无血色的双颊上,那蒙着双眼的红绸巾后面隐约可见毫无眼白的漆黑眸子里泛着粉色的瞳仁中倒映着他的影子。

    陆离目光停在她透着血一般殷红的唇上。

    也不知她涂了多少口红,看上去还挺好看。

    似是感觉到陆离在胡思乱想,那女子忽地抬手捏住他的下巴。

    柔软,却冰凉入骨的触感从唇上传来。

    下一刻,陆离只觉一颗珠子跟满口糯米被送了过来。

    有点儿清香有点儿甜。

    他嚼了两下米,珠子顺势滑进了肚子。

    然后,他便失去了意识。

    女子一招手,昏倒的陆离便被她以公主抱的姿势抱在了怀里。

    然后......飘进了后堂。

    纸人一拍手,高声嚷道:“入洞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