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非正常相亲 > 第四十一章 鬼新郎陆离
    陆离睁开双眼,是陌生的天花板。

    不,其实这里黑漆漆一片,他什么也没看见。

    抬手摸了摸,这天花板有点儿矮。

    手感上似乎是木头。

    陆离眯了眯双眼,掏出ZIPPO打火机打着。

    明亮火光照亮了这片逼仄的狭小空间。

    陆离左右扭头打量,大概明天自己在什么地方了。

    棺材里。

    可惜旁边没个合住的,不然还能聊聊天。

    独自一人在棺材里,陆离还有点儿心里发毛。

    跟寂寞。

    他记得自己正在家里玩儿笔仙、碟仙、筷仙,结果可能玩的有点儿过火,他忽然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一醒来,就出现在这个棺材里。

    而且他感觉自己是站着的。

    就特么离谱!

    他本来还以为要么那仨玩意儿被自己卡BUG卡死,或者是对自己动手。

    结果动手是动手了,可他没想到居然是把他抓到了这棺材里。

    话说这棺材在啥地方?

    别是让埋了吧......

    陆离抬手推了推棺材,很轻松就推开了。

    看来没被活埋。

    一个前滚翻翻出棺材,陆离捂着腰扶着棺材缓了半天。

    娘的,闪到腰了。

    捂着老腰,陆离打量起四周。

    这是一处一进的院子。

    陆离此刻就在大堂里,他刚才站着的那个口竖棺材也在这大堂正中摆放着。

    而且上面漆水完全是暗红色的。

    红棺材......

    外面雨声淅淅沥沥,伴着被青石板溅起的雨滴声,陆离缓缓走到院子里。

    回过头,正厅堂两旁的对联的清秀字迹已被岁月擦成了残笔,后来者再也分辨不出原本主人究竟写的是什么。

    踏过被岁月逐渐磨平的石板路,陆离双手插兜朝院外走去,积水在他身后散出一圈圈微不足道的涟漪。

    手刚搭门上,忽然他肩膀上被人拍了一下,“后生,你可千万别出去!”

    陆离回头,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老头。

    灰白的寸头,眉毛稀疏,皮肤黝黑,两个眼袋往下耷拉着,沟壑纵横的脸上两道法令纹如同刀刻。

    他身上还穿着盖过膝盖的宽松短裤,以及一件有些破旧但干净的白背心。

    该怎么形容才最贴切?

    大概就只有“老头”这两个字了吧。

    陆离眼角余光瞥了眼稍远处正厅里的那口暗红色竖棺材,又打量起面前的老人。

    标准的村里老汉,如果不是眼神惊恐而是手里拿着把蒲扇再带着个小收音机,那就更完美了。

    “叔,这是哪儿啊?”

    “这是老槐村,后生,你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我特么也想知道我怎么来的。

    不过老槐村......

    不就是笔仙它们给出的答案吗?

    当时陆离问的第三个问题是“我老婆在哪儿”。

    然后它们迟疑了好久,最后给出的答案是“老槐村”。

    所以这里就是老槐村?

    那还省了陆离不少事儿,最起码省了路费或是油钱。

    那么问题来了。

    他的“老婆”是哪个?

    白慕离跟洛芊凝都不可能。

    就她们那种级别的,一降临这个世界,世界就会被污染。

    但现在世界可没被污染。

    不对......世界观已经改变了。

    而且还在觊觎自己青春年幼多汁肉体且已经来到这个世界的女妖怪还有一个!

    槐序!

    她就在大槐村!

    也不对,按照陆离的认知,她应该一开始就在自己身边才对。

    所以是另一个小姐姐?

    不太可能,应该就是槐序。

    那么她把自己弄到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杀了自己?

    陆离借着厅堂里的光亮再次打量起面前的老头。

    光亮在他脚下拉长了光影。

    陆离眯了眯眼,问道:“叔,为什么不能出去?”

    他掏出烟想帮老人点上。

    老人没接香烟,他的脸在打火机火光的映照下显得分外阴森,“外面全是鬼......”

    “哦?”

    陆离双眼一亮,收起香烟跟火机,“大爷,我就喜欢刺激,这次来大槐村我就是奔着有鬼来的,没鬼我还不来呢。《走近科学》知道不?我就是《走近科学》栏目组的调查记者。

    “对了大爷,你家里为啥要竖个红棺材?”

    大爷一怔,接着连连摆手,“这儿可不是我家,我也是逃命躲进来的!今天外面下大雨,我在赶路,只能临时跑来这村子里避雨。

    “结果这村子里全是鬼!我只好跑进这院子里找个地方躲起来。说实话我也没想到你会从那棺材里钻出来。”

    大爷上下打量着陆离,脸上恐惧仍未消除,“说实话,要不是看后生你有影子然后脚踩在水里有涟漪,我真不敢上来招呼你。”

    “行嘞,那大爷你躲着吧,我出去搬救兵。”

    “哎!后生!后生!”

    陆离摆摆手,没搭理身后大爷的连声呼唤,毅然推开院门走了出去。

    除了院子,他还很讲公德的随手关上院门。

    就是院门上被岁月洗去字迹的老旧封条显得有点儿刺眼。

    但陆离一向是无所谓的。

    等回过头,他愣了一下。

    因为出现在他眼前的并不是空荡荡的街道。

    相反,还挺热闹。

    虽然下着雨,但长街两旁摆满了各种地摊儿,地摊儿上面都撑着雨棚。

    青石板路上打着伞的闲客来来往往。

    一个穿着灰色长褂的中年人顶着油滑的笑脸走了过来,“哟,您怎么来啦?我们还想着过两天再迎您过来呢!”

    他瞥了眼陆离身后破旧的院门,脸上表情就是一变,“怎么在这儿说话呢,怪晦气的!您跟我来。”

    他领着陆离到了一边。

    陆离挑了挑眉,“那院子有什么问题?”

    这中年人凑近手放在嘴边聚拢,尔后压低了声音,“那院子里闹鬼!”

    陆离点点头,心道果然是这个套路。

    院里的说院外面是鬼,院外的说院里面的是鬼。

    你们搁这儿演双簧呢?

    陆离指了指这中年人身上的长褂跟脚上的布鞋,“如果你换套更现代化的衣服,那我没准儿就信了。”

    特么穿一套民国初期的打扮跟我搁这儿搁这儿呢!

    陆离可以确定,院子里的可能不是人,但面前这货肯定不是人。

    面前这中年人一愣,接着露出阴气森森的笑容。

    整条夜市上原本喧闹的往来人群瞬间无声,针落可闻。

    他们站着不动,脸同时转了过来。

    包括原本背对着陆离的一些人,他们的脖子也拧了个三百六十度。

    然后所有人都面无表情地看着陆离。

    中年人弯腰展手,“新郎倌儿,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