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非正常相亲 > 第四十章 时代变了
    “潘少,查到了!”

    用了差不多十分钟,郝亮收到了洛城分局发来的资料。

    潘帅马上凑到笔记本电脑前查看。

    大槐村,就是在远离市区甚至县城的一个村子里。

    洛城多面环山,这大槐村就在邙山脚下,且与洛河相邻。

    这村子倒也没什么神奇之处,就是村里有一株百多米高的老槐树。

    据说这老槐树已经在这里一千多年了。

    别的......倒也没什么特别的。

    潘帅马上吩咐,“亮子,让距离近的外勤组成员先过去调查一下,咱们马上过去。罗昊,联系白马寺、少林寺、老君观让他们也派人到老槐村去,再联系一下法院让他们派个法师过来。”

    他顺便又招呼刑天他们,“走吧,现在五十多种都市传说都绑定了陆离,现在必须得把他找回来。”

    刑天沉默点头。

    他没说陆离的事情,也没说他们知道的线索。

    在他的认知里,陆离根本屁事都不会有。

    或者说,他反而希望对方能给力点把陆离干掉。

    也不行,那说明对方比陆离还猛。

    那最好还是两败俱伤同归于尽,这样他们的任务就可以躺着完成了。

    而且也不会有什么其他危险。

    为了得到情报,刑天跟潘帅三人坐了同一辆车。

    另外四个降临者则是开着他们那辆SUV跟在后面。

    潘帅这辆车上,四个人都没说话,只有发动机的轰鸣以及风噪路噪在嗡嗡作响。

    过了大概十分钟,潘帅的电话响了。

    他一手开车,另一只手在耳朵上戴着的蓝牙耳机上按了一下,“我是潘帅,请讲。

    “什么?!好的,我知道了,先不要行动,等我们到了再说。”

    挂断电话,潘帅解释了下情况,“先到的外勤组进去了两个人,然后失联了。”

    郝亮跟罗昊都是表情一沉。

    眼角余光瞥了眼副驾驶席上的刑天,他的上半张脸在阴影中,只有下半张脸被飞速略过的路灯时不时染成晕黄。

    “刑天,你跟老陆认识吧。”

    刑天一惊,但马上反应过来。

    自己之前看到陆离之后的反应应该被观察到了,而且陆离也表现出了认识自己的态度。

    于是他没有狡辩,“认识,但不是很熟。”

    潘帅点点头,又问道:“那老槐村你应该也知道吧。我看笔仙它们写出老槐村的时候你们五个的表情都有变化。”

    见已经暴露,刑天索性也不隐瞒,他甚至早就想好了理由,“知道,我们这次的任务除了支援你们之外,就是去探查老槐村。

    “根据可靠情报,都市传说诞生的原因可能就在老槐村里。最差的结果那里也有跟都市传说根源有关的线索。”

    后座的郝亮皱起眉头,“可类似笔仙之类的都市传说第一次被记载在史书上是公元192年,那已经是一千八百多年前了。”

    刑天没说话,接腔的是潘帅,“老槐村里的那颗老槐树也有一千多年了。”

    之后一路无话,不过刑天并未得到任务完成的提示。

    看来必须得让潘帅确定老槐村里确实有都市传说根源有关的线索才行,甚至得他亲自得到那条线索才算任务完成。

    说到底,还是要去老槐村。

    可一想到陆离就在老槐村,而且能把他弄走的家伙九成九也在老槐村......

    刑天这一颗小心脏就往肚子里沉。

    又过了差不多快一个小时,他们终于赶到地方了。

    这边不知何时下起了瓢泼大雨。

    但刑天他们五个依旧被深深震撼到了。

    只见原本略显荒凉的村外此刻热火朝天。

    无数帐篷搭在开辟出来的空地上,来往人群络绎不绝。

    有架设机器设备的,有带着安全帽干活的工人,甚至还有挖掘机跟大卡车......

    更有无数探照灯照明了夜空。

    这氛围......跟刑天他们想的有点儿不太一样。

    难道不应该是几个人深入村子破解各种危险谜题然后把陆离救出来吗?

    但潘帅的行为告诉他,救肯定是要救的,但需要饱和式救援。

    当他们跟着潘帅来到最大的那顶帐篷里的时候,他们更傻眼了。

    这帐篷似乎是作战指挥部。

    帐篷中间是一大片沙盘,沙盘上甚至还有一堆建筑模型。

    然后他们就看见一群道士和尚拿着图纸在比划,还有个穿着西装却有着啤酒肚还谢顶的中年油腻男叼着烟在施法把旁边地上堆着的木头削成木条然后拼装成模型摆放在道士和尚们指定的位置。

    见到潘帅他们进来,一个中年道士跟一胖一瘦两个中年和尚走了过来,那个法师也停下施法溜达过来。

    “潘队,听说这次的任务很棘手?”

    “嗯,所以才大半夜把各位喊来。”

    潘帅回身给刑天他们五个介绍。

    “这位是元盛大师,是白马寺这次的带队负责人。”

    “阿弥陀佛,贫僧见过诸位施主。”双手合十微微躬身的是那个消瘦的中年和尚。

    “这位是释永发大师,也是这次行动少林寺武僧行动组的带队负责人。”那个稍显富态的和尚笑眯眯地点点头。

    “最后这位是善信道长,也是老君观的带队负责人。”

    “无量寿福。”仙风道骨头发半白的善信道长一甩拂尘,单掌竖在胸前行了个礼。

    潘帅最后介绍的是那个西装地中海中年法师,“这位是洛城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师戴宗理老师。”

    戴老师推了推眼镜,又整理了一下地中海发型上某一撮放荡不羁的飘逸长发,才笑眯眯道:“本来应该是小方来的,不过她还在出差没回来,就只能我来了。”

    “......诸位大师好。”

    刑天跟他们一一握手。

    怎么说呢......

    除了这个来自法院的法师画风不太对之外,最起码和尚跟道士还在刑天的认知当中。

    甚至还让他找到点儿熟悉的安心感。

    果然,人还是喜欢接触跟自己认知相符的事物。

    但很快,他的认知就崩塌了。

    让他认知崩塌的是那位释永发大师。

    只见他从宽袖里超出一把95式突击步枪,尔后问道:“潘施主,这大槐村怎么处理全凭你一句话!你要是说进攻,不消半小时,贫僧便能带人拿下!”

    他拍了拍手中的突击步枪,“这是我们寺里三百位高僧开过光的,对鬼物的杀伤力绝对足够。”

    “阿弥陀佛......”

    不等潘帅开口,旁边那位消瘦的元盛大师便双手合十念了声佛号,然后掏出来一把加特林,“贫僧这挺机枪可是由《佛说四十二章经》加持过的,别说等闲鬼物近不了身,就算是邙山上亡魂齐出,贫僧也可将其一一(物理)超度。”

    刑天他们五个彻底傻了。

    不过更震撼的还在后面。

    潘帅摆了摆手,“两位大师稍安勿躁,如果形式不可控,再由二位大师及门人弟子出手不迟。”

    “不错。”那帅气的老道士善信抚摸着山羊胡,老神在在,“况且有老君观与北方工业联合研发的蜂群驱鬼无人机群以及90式122毫米40管轮式符咒火箭炮在,也用不到你们出场。”

    刑天:“......”

    这特么都是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