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非正常相亲 > 第三十四章 老熟人又来了(加更,三章7000字搞定)
    【入幽冥?意思是要杀了我?】

    【正是如此。】

    镜子里的槐序小姐十分认真。

    【因为只有这样,妾身才可得见公子真颜,若想朝夕相处,只得出此下策,万望公子见谅】

    见谅?

    我特么不见谅!

    【我要是说不呢】

    【公子,你是无法反抗的,哪怕妾身并不想害死公子,但因为我的?】

    字写到一半戛然而止。

    陆离抬头,只见镜子里已经没了槐序的身影。

    他身后的圆盘钟表显示此刻已经过去了一分钟。

    这是陆离下意识觉得时间是流动的,于是在梦境世界中的时间流逝与现实世界一样。

    所以槐序这是离开了?

    不对!

    陆离觉得她应该还在!

    她是通过这个午夜削苹果跟自己见面的。

    毕竟自己当时确实是按照午夜削苹果的规则来做的。

    那看来这个都市传说实际上是完成了的。

    因为槐序“希夷无声无形”的关系,所以她就通过这种方式跟自己见面。

    她没写完的字应该是“能”。

    按照前文推测,她想写的应该是“能力”。

    整体就是“公子,你是无法反抗的,哪怕妾身并不想害死公子,但因为我的能力”这句话。

    甚至可能这句话还没写完。

    所以她这是解释她的能力?

    她的能力让自己无法违抗,哪怕她不想害死自己,但自己还是会死?

    陆离有点儿慌。

    他最怕的就是这种模糊不清的能力!

    嗯?

    他忽然想到一件事。

    潘帅他们是专业的,说不定可以咨询一下他们的意见。

    奇怪......他们仨怎么从刚才开始就不出声?

    陆离回过头,发现那仨人仰躺在椅子上已经睡着了。

    是因为一直生活在危险中所以没好好休息?

    不对!

    陆离忽然冲了过去,然后抬手试探他们的呼吸。

    接着他表情一变,赶忙又去摸他们的颈动脉。

    毫无动静,而且皮肤冰凉,甚至已经开始僵化。

    潘帅、郝亮、罗昊,陆离认识十几年的三个好哥们,已经死了。

    陆离脸越来越黑。

    不过他马上开始自言自语。

    “不对!他们只是睡着了!对!只是睡着了而已!就是平时太累了,居然在这么危机的关头还睡得着!”

    他一巴掌扇在潘帅脸上,“睡你麻痹起来嗨!”

    潘帅被一巴掌扇翻在地,然后一个翻身跳了起来捂着脸破口大骂,“妈的哪个杂种打老子?!”

    旁边椅子上的郝亮跟罗昊也迷迷糊糊揉着眼睛坐直了身子,甚至罗昊还打了个哈欠。

    潘帅一眼就看到了陆离。

    他冲过来揪着陆离衣领,指着自己脸上的巴掌印破口大骂,“老陆!你特么扇老子干嘛?啊?老子还特么想救你来着!昨天知道你中招了老子还特么抽了一宿的烟!老子还偷偷哭了一会儿!你特么就这么对我?!你特么还跟我隐瞒超凡者的身份?”

    陆离乐了,“行了,我知道你爱我了,不过哥们24K纯直男,对你没啥兴趣。”

    他甩脱开潘帅的手,颤抖着手掏出烟,不过最后还是没抽又揣了回去。

    然后一个响指,足球场如同玻璃一样破碎。

    然后碎片拼成完整的世界,他们又回到了现实世界陆离家里。

    陆离坐回到椅子上,长出一口气,“午夜削苹果是搞定了,不过你们真的什么都没想起来?潘少,你好好想想,你陆哥从几天起可就是你们哥仨的救命恩人了。”

    “我就睡了一觉,你放......”

    潘帅下意识脱口而出,然后他马上愣住了。

    接着他坐了下去,右手颤抖着从兜里掏出烟,然后给同样面色忽然变得惨白的郝亮、罗昊各递了一根。

    接着他还想给陆离递烟,但陆离摆手拒绝了。

    潘帅掏出打火机,但手颤抖着打了半天没打着。

    陆离掏出自己的ZIPPO打火机打着,然后凑过去帮他们哥仨点上烟。

    潘帅眯着眼深深吸了一口,然后从两个鼻孔中喷出两道青烟。

    “敢情真死了一次啊......”

    “严格来说不算死。”陆离解释道,“应该是你们濒死的时候我把你们给拉了回来。”

    他拽了把椅子过来倒坐在椅子上,然后趴在椅背上问道,“当时你们什么感觉?”

    潘帅三人先是深深看了陆离一眼。

    他们可不信自己没死。

    老陆这家伙......还对他们有所隐瞒。

    不过他们也习惯了,老陆这人就是不喜欢多嘴,有什么事儿你不问他就不会说。

    而且他们都认识十多年了,这点儿默契还是有的。

    于是三人也就顺着陆离的话开始转移话题。

    “怎么说呢,感觉就是在梦里一样浑浑噩噩的,然后远处似乎有什么在召唤我过去,我就不由自主想去那里。接着你就把我给弄醒了。”

    “我也差不多。”

    “加一。”

    陆离若有所思。

    他们哥仨当时应该确实是死了。

    那就是灵魂受到了召唤。

    召唤他们过去的应该就是槐序。

    “你们还记不记得是往哪里去的?”

    “没什么印象。”潘帅抽着烟仔细回忆,“当时浑浑噩噩的,真的感觉跟做梦一样。现在醒过来之后也跟梦一样记不清了。”

    “行吧。”陆离抬头看了眼时间,“今天大家都累了,也算是有个好结果。不行你们先回去休息吧,明天不是还有下一个都市传说得应付嘛。”

    “行,那我们就先收队。”潘帅他们仨精神绷紧了好几个小时,也确实累了。

    而且他们也看得出来陆离有秘密不想他们知道。

    做为好哥们,他们也不会说什么,还顺势打算走人。

    这就是十多年哥们的默契。

    走到门口,潘帅回头道:“对了,下一个都市传说是笔仙,你记得准备一下,晚上我们三个陪你玩儿。”

    笔仙......

    “行吧,我真是倒了血霉了。”陆离颇为无奈。

    这还能怎么办呢。

    “行,老陆你回去吧,早点儿休息,明天下午见。”

    “OK,那下午见。”

    走道里,看着被陆离关上的屋门。

    那暗红色屋门上似是生着黑褐色锈迹,看上去......就像是陈年血迹一样诡异。

    “都散了散了,回去睡觉吧。”

    打了个寒颤,潘帅三人招呼着其他守在门外的同事散去。

    陆离回到客厅刚打开灯,他眼神不经意间瞥了眼餐桌。

    然后,目光瞬间凝固。

    在餐桌上,不知何时多了一碗阳春面。

    白玉般的面条浸着琥珀色汤汁,上面还有一小撮碧绿葱碎跟一个白嫩嫩的荷包蛋。

    也许是因为窗户没关严实,屋外的风嗖嗖吹过方言后颈,似是有人在他身后悄悄吹气一样。

    厕所门没关紧,清风拂过,厕所大门的连接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有什么东西,很有节奏的“啪嗒——啪嗒——”响个不停。

    就像是什么东西在地板上跳,也像是有钢珠在天花板上滚动一样。

    越是安静的时候,人的感知就会于无形之中被放大。

    比如晚上自己回家,就会忍不住想身后是不是有什么在追自己。

    然后就会加快脚步,从慢走变成快走,然后变成小跑,最后跑得飞快。

    而且全程不敢回头,冲进家里之后一回想,还会下意识打个寒颤。

    “......”

    陆离撇撇嘴,坐到了餐桌前。

    然后......吃起了面。

    ............

    刑天睁开双眼。

    看着周围四个新组队的同伴,他语气冷漠,“你们也都收到了,这次的任务是协助原住民NPC组织超凡灵异事件应对管理局处理超凡事件并找出幕后真相。

    “记住,我们只是找出真相,虽然解决问题能得到更多奖励,但千万别作死。”

    话虽如此,但他还是很自信的。

    只要不是上次那种让人绝望的任务世界,他刑某人还是能支棱起来的嘛!

    这次的任务,他绝对能完美达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