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玄门医仙 > 第一百六十六章 上清剑符!
    突如其来的寂静,让宋雨霏情不自禁睁开了双眼,然后,她便同样怔在了原地。

    这……这是什么?哪里来的?又为什么会在我身周出现?

    等等,难道是……

    右手急忙伸进外套内兜,再取出时,却是发现符纸竟然就剩下一张了,而消失的……

    正是那张形同龟甲般的符啊。

    再看眼前光罩,这一个个的六边形……跟龟甲有什么区别?

    脑子里,不自觉的浮现出了王晨说过的那一番话。

    “你记住了,无论何时,都要随身带着,倘若遇到人为危险,那就把这张符纸对着那人扔出去,明白了吗?”

    所以……

    刚想到这,就听杨文铎突然开口大声叫道:“艹,都踏马愣着干嘛?给我上去砸啊!”

    一众打手面面相觑,迟疑半响,有人支支吾吾道:“这、这玩意儿看着有点邪门啊,咱贸然上前……不会弄出什么奇怪的东西来吧?”

    不怪他这么想,实在是眼下时间场景都有点不对劲啊。

    想想现在几点?正好凌晨。

    而那光罩呢?你能理解吗?这尼玛真是人能弄出来的?

    越想越是害怕,有人甚至忍不住慌张后撤,眼中更是不自觉的流露出了惊恐之色。

    可杨文铎却有点不太信邪,他一把夺过某人手里钢管,步步上前恶狠狠道:“什么狗屁邪门,装神弄鬼,劳资还就不信了,今天我非给你丫砸开不可!”

    说完钢管一抡,猛然砸在光罩之上。

    “Duang!!!”

    沉闷无比的巨响声中,黑红色的光罩纹丝不动,但也并未产生新的变化,杨文铎因此精神一振,立马狰狞叫道:“看见没有?这踏马就是个能量护罩,怕它个毛?赶紧的,都给我抄家伙砸啊!”

    余下众人闻言顿时放松下来。

    原来是能量罩啊。

    尽管这玩意儿同样超出理解范畴,可毕竟是科技产物,自然吓不到人,而没了心中恐惧,一个龟壳而已,的确没什么可害怕的。

    于是众人再度相视一眼,接着二话不说,立刻便有五人同时上前,抄家伙便往那道光罩轮番砸去。

    “哐哐哐哐哐……”

    一连串的金铁交鸣声中,光罩由最初的纹丝不动,渐渐变得有波纹荡漾,彷如水中涟漪,杨文铎见状再度惊喜大叫:“看见没有?我踏马就说这是能量罩吧?看看,它已经被砸得快要没能量了,赶紧的,都加把劲,一口气给我干碎它啊!”

    几个小弟也都兴奋起来,玛德,这玩意儿……高科技啊。

    等砸碎了,我踏马一定要看看它到底是怎么被弄出来的。

    抱着这一念头,几人不禁砸得越发卖力,萧玉若见状紧张不已,而光罩内,宋雨霏更是手心都在不停冒汗。

    她在等,也只能等。

    “王晨……”

    话音刚落,光罩突兀炸裂。

    无数泛着黑红色光泽的碎片腾空而起,化作无数晶莹光点逐渐消散,而在这漫天飞舞的荧光之中,杨文铎那张狰狞无比的丑陋肥脸也随之出现在了宋雨霏的面前。

    “贱人,你以为有个蛋壳护着我就拿你……”

    话没说完,便见宋雨霏突然扬手,然后……

    “嗡!!!”

    华光骤亮!

    那是一抹璀璨银光,它甫一出现,便化作一柄晶莹四射的透明光剑,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速向前,再然后……

    “唰……”

    杨文铎不见了。

    不止是他,还有他身后的三名打手同时消失不见。

    没有血水,没有惨叫,甚至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而现场,也因此瞬间陷入一片寂静。

    人群尽皆僵住,大脑完全一片空白。

    刚、刚才……刚才发生了什么?

    杨文铎呢?黑子、大俊、阿彬都哪去了?

    还有那光……那剑……那踏马的……

    念头未落,却听耳边突然传来阵阵刺耳“咯吱”,然后便是数声 “哐当”巨响,众人循声扭头,就见后方那三辆车……

    竟被整齐的切成了六瓣,而刚才的声音,就是车子无法稳定,因而向着两边重重砸落在地。

    我尼玛!!?

    恐惧、震惊、完全无法理解,这尼玛、这踏马到底发生了什么!?

    “嗒”的一声轻响,将众人思绪完全打断,现场众人呆呆扭头,就见宋雨霏以一种冷若寒霜般的语气一字一句道:“滚,或者……死!!!”

    “哐当……当……丁零当啷……”

    钢管铁棍掉了一地,每个人的眼中全都写满了恐惧。

    那是源自未知,更因为……他们亲眼看到了一道剑气从她手里斩出。

    这种东西……这种连车都能劈开,而且是一次劈开三辆的剑气他们能抵挡吗?

    不,绝无可能,挡在它前面的后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和杨文铎等四人一样,瞬间湮灭!

    于是不知谁先带头,在发出一阵意味难明的惊恐大叫后毫不迟疑转身拔腿便跑,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只是十几秒的功夫,一伙人便全都跑了个没影。

    “雨、雨霏……”

    萧玉若呆呆开口,刚想问些什么,却被宋雨霏一把拽住拖着便往相反的方向夺路而逃。

    也不知究竟逃出多远,直至进了某小区的安全通道,宋雨霏方才喘着粗气坐于台阶之上,开始嘤嘤哭泣。

    “你、你哭什么?”

    脸上挂满了泪,宋雨霏柔弱说道:“我、我杀人了?我杀人了……”

    “傻丫头。”一把将其搂进怀中,萧玉若怜惜宽慰她道:“不说那家伙本就该死,就说刚才,你想过不杀他的后果没有?”

    宋雨霏哽咽说道:“想、想过,所以我没犹豫,可我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萧玉若揉着她的脑袋继续安慰,直到感觉差不多了,她方才话锋一转,轻声问道:“你之前弄出来的那些……那到底是什么?”

    “那、那是王晨送给我的。”宋雨霏并不隐瞒,她情绪很低落道:“说是用来给我防身,没想他刚送给我,就被我用掉了……”

    王晨,果然是他!!!

    是的,早在宋雨霏拉着她转身便跑的那一瞬间,她便反应过来,前者当时根本就在虚张声势,她已经没了之前那等手段,换句话说……

    那黑红色的光罩以及那道透明剑气,都不是属于她的力量!

    而既然不属于她,那会是谁?

    答案几乎不言而喻,因为除了王晨,在她的朋友圈中应该无人有这可能。

    同一时刻,她还想到了另外一件极为重要的事。

    金光巷,遇金则避。

    她应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