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魔教圣女大人 > 第二百四十章魔教圣女
    齐彧准备回去了,不过临走前,还去看了一下欧阳若雪。

    这个紫气阁的大弟子除了被封住了真气,其他的倒是还好,被以礼相待。

    而苏云倒是没有对欧阳若雪做什么,就是囚禁起来而已。

    对此齐彧不知道说什么,也不便说什么。

    欧阳若雪是紫气阁和天涯海阁联合的象征人物,按理说她被劫持走了,天涯海阁和紫气阁应该是联合不起来了。

    可其实欧阳若雪在于否,根本无法阻挡两个势力的联合。

    欧阳若雪只不过是一个桥梁而已!

    没了欧阳若雪,可以由其他人来代替,就是这么简单。

    所以对于苏云抓了欧阳若雪,齐彧其实没什么想法。

    紫气阁的人他也是讨厌的紧,其中就包括这个没礼貌的欧阳若雪。

    齐彧使用了缩地印,当走出通道时,已经是在通云城附近了。

    齐彧先是去了一趟城外,那一座院子,看见了齐然,以及大嫂刘倩。

    齐彧没有去打扰,因为他不管怎么说,也是刘倩的前小叔子,不论他是否是有意还是无意,去了都会给这个家庭带来隔阂。

    只要能够看见齐然生活的开心幸福就可以了。

    至于其他的,他并不在意!

    通云城和江州城相距不过九十多公里,他不用一盏茶的功夫,就到了。

    路过江渟村时,齐彧你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开心云彧书院的方向。

    以前他看不见,可此时开心云彧书院,在云彧书院的上方,有一团黑云在浮动,这一团黑云,和苏云那一团有些相似。

    想都不用想,齐彧就能够知道这是什么了。

    林若曦!

    她也练了【斩三尸】,这一团黑影,应该就是分身了。

    一个就足以让天下大乱了,现在还来两个。

    而且如果自己没有猜错,林若曦已经和他的斩尸分身融合了。

    林若曦从小体弱多病,患有痨病,第一次看见她时,她都是柔柔弱弱,风一吹都能吹出病的病秧子。

    那并不是装的,她的确患有痨病。

    在这个时代,痨病基本上就可以宣判死刑了,因为是没办法治的。

    可往后几次看见林若曦,她都是生龙活虎的,而且也没了当初那股柔弱端庄劲,一副心狠手辣的女强人模样。

    以前苏承影一家看不出来林若曦的实力和本性,并不是林若曦隐藏得有多好,而是她原本的人格就是那样的。

    她根本就没有隐藏!

    【斩三尸】或多或少的会影响一部分心智,甚至于有可能精神分裂,诞生出第二个人格。

    苏云虽然性格有了些许改变,可大体还是苏云自己的意识,并没有诞生出第二人格。

    因为苏云的做法是放任分身自由成长,就是分身诞生出意识也在所不惜。

    而林若曦好像有些不一样,她似乎是在控制分身,以自身为牢笼。

    斩尸斩出的分身如果没有第一时间杀死,那么往后想再次杀死它,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了。

    齐彧不知道林若曦是什么情况,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将林若曦当做敌人。

    他不惧合道巅峰的宗师,可却是有些畏惧林若曦,现在还加上一个苏云。

    前几天被那一道黑影分身看的那一眼,齐彧现在想起来还如芒在背,心有余悸。

    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颤抖,一种被食草的被食肉的盯着的恐惧,那仿佛就是天敌一般。

    这种分身砸不烂杀不死,就是本体死了它也可以靠吸收负面能量继续生存,实实在在的怪物。

    深深地看了一眼云彧书院,齐彧收回目光继续往清心湖别院方向赶。

    ……

    再次回到别院,齐彧不禁有些唏嘘,恍如隔世。

    一走就是一个多月了!

    推开大门,苏悦已经在院子中,等着齐彧了。

    一席紫色长裙,面带笑容,眉眼柔和,清亮的眼瞳中满是思恋。

    “相公,欢迎回家!”苏悦柔声道。

    齐彧笑了笑,一脸温柔,眼神柔情似水,微笑看着苏悦。

    “我回来了!”

    何以为家?

    心安之处,便是家!

    有苏悦在的地方,就是家。

    苏悦在小院,那么小院就是家,苏悦在这里,那么这里就是家。

    齐彧再也忍不住对苏悦的思恋,直接一步跨出,三步并作两步,走到苏悦身前,然后一把将苏悦揽入怀中。

    苏悦秀发上残留的淡淡清香,是那么的熟悉,这柔软恍若无骨的娇躯,还是那么令人迷醉。

    苏悦双手穿过齐彧的腋下和发丝,环抱住齐彧的后背,俏脸贴在齐彧的胸膛上,还是那熟悉的心跳声以及这清新如同栀子花一般的味道。

    她就是爱着这个男人,为了他,即使化身成为魔鬼,也在所不惜。

    两个人就在院子中相拥,感受着彼此的存在,同时用无声倾诉着这一段时间的思恋。

    “咳咳!”

    不知道过了多久,徐淑琴的咳嗽声,才打破了这短暂却是美好的温馨一幕。

    齐彧率先松开齐彧,然后看向徐淑琴,紧接着躬身行礼。

    徐淑琴摆摆手,说道:“和你说过很多次了,没必要这么多礼节。”

    齐彧唯有苦笑了,说是这样说,可却不能这么做。

    “你们晚上再你侬我侬吧,先把门关好后,洗手来吃饭了!”徐淑琴道。

    齐彧扭过头,刚才一开门就看见苏悦,然后满脑子都是苏悦了,哪顾得上关门,所以此时大门还是开着的。

    身后不少路过来游湖的人,都用诡异的目光往这里瞥了一眼。

    清心湖每年夏天,都是旅游胜地,而这座别院,就建造在湖边,院墙外就是一条大路。

    刚才抱着苏悦,然后满脑子都是苏悦,忘记了周围了。

    齐彧转身将院子门关好,然后返回苏悦身边,牵着苏悦柔若无骨的玉手,笑道:“娘子,我们去吃饭吧!”

    苏悦点了点头,轻轻‘嗯’了一声,与齐彧走进了大厅。

    相公他回来了,并且已经恢复了,他还是当初的他。

    而自己,还是当初的自己吗?

    应该不是了吧!

    因为现在的魔教,除了另外两家巨擘势力,其他小门小派,要么臣服,要么灭亡,她已经差不多完成了魔教的统一。

    她现在不再是血神教的圣女了!

    她现在是整个魔教的圣女!

    无数人谈之色变的女魔头!

    齐彧还是三年前的齐彧,可她却已经不再是三年前的苏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