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家夫人脑子有坑 > 第249章 近乡情怯
    风凌大叫:“我擦,所以师姐和师姐夫就紧着给小朱儿送礼物了?”

    乌木疾仔细看去,“姐夫送的东西里,怎么好多东西都很眼熟。”

    云谨看了看,脸色黑了,“这不跟我以前生辰的时候送得东西一模一样吗?还有那个拨浪鼓,还有步摇……我以前总奇怪爹爹送我这东西干嘛。原来竟是给妹妹准备的,然后多准备了一份顺便给我的?我竟这么可怜?”

    乌木疾怜悯地看了云谨一眼后又仔细辨认,“阿谨你想多了,我觉得姐夫每年给朱儿准备的生辰礼物,绝对比给你的多很多。”

    “……”

    好不容易等到白妖妖和云墨不舍地离开了房间,乌木疾就想进去看看自己的外甥女,还是云谨拉住了他。

    “妹妹今天估计累了,让她休息休息吧。”

    可朱朱一脸震惊地看着满屋子的礼物,她无从下脚,最后,凭着自己的感觉和估计,她对着天空大喝一声,“殿下,可不可以将我的猫咪还给我?”

    她是想要休息,但是此时此刻她感觉自己好像已经就在做梦了,轻飘飘的,毫无真实感。

    还是那软乎乎的小白猫在,才能安抚她不安的心情。

    没多久,她便听到了喵喵几声,小白猫从窗户一跃而入,直接跳入了她的怀里。

    朱朱顺着他的皮毛,“你还好吗?那个殿下有欺负你吗?”

    外面的云谨撇撇嘴。

    小白猫一听,立刻抬起头来,委委屈屈地“喵呜喵呜喵呜~”。

    风凌适时翻译。“欺负我了,他可坏了!他还说不要我当人~”

    云谨,“……”如此茶艺?

    朱朱虽然听不懂他的话,但大抵也懂了他在告状,她抱着他蹭了蹭,眉眼弯弯地笑了起来,“小猫形态的陵哥哥好活泼,好可爱,我好喜欢啊!”

    她将他抱起,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小白猫羞涩极了。

    “刚刚那个好漂亮的夫人送了我好多衣服,我换个衣服,我们一起睡觉。”

    说完,朱朱抬起头对着虚空说:“我要换衣服咯,你们不要再看咯。”

    话音落地,那些零散灼热的视线感,便全消失了。

    云谨的房间很大,可饶是那么大,也被云墨的礼物给全部塞满。这些稀有的高灵力礼物,几乎让这里变成了灵气漩涡。

    朱朱换好了亵衣,将小白猫抱在了怀里撸了下。

    她本打算睡觉,可翻来覆去也睡不着,最后她坐在了地上。

    近乡情怯。

    她眼眶红润,害怕,又渴望。

    “刚刚,是我的爹爹和娘亲吗?突然间好像拥有了很多,让我很害怕。陵哥哥,这一切会不会是假的?我也要有爹爹和娘亲了对吗?”

    她反复确认。

    “喵呜~”

    “这里的灵气真棒。”朱朱闭上了眼睛,她要快速提升实力,否则连名字和他们在一起都不配,“我要快速恢复上一世的实力,至少,要先把神格找回来。”

    她拥有上一世的记忆,神识几乎不用去练,整个身体又被小黑和银铃改造,此时已如同一个干涸的汪洋大海,她只管疯狂的吸收灵力,又在如此得天独厚灵力浓郁的环境里,修炼如鱼得水。

    感觉,恢复渡劫后期,亦或者称之为上仙后期,应该很快。

    否则,别说东皇卧龙,她连天兵的亏都要吃。

    ……

    柳氏宫殿内。

    柳汐玉在发着脾气。

    “殿下居然一路上将那个小宫娥抱回了殿内?”她疯狂地摔着房间里的琉璃宝物,“殿下居然对她如此之好?那狐狸精究竟来自哪里?她究竟是谁!!她什么时候勾引上殿下的,说啊!!”

    云谨一路将朱朱抱回谨月殿,这件事在天神宫内整个传开了。

    柳汐玉的侍女们更是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通,这让她更加愤怒。

    “我那么努力,我付出了那么多,都没能让殿下多看我一眼,她凭什么?!不,不行。”柳汐玉愤怒之中试图找回理智,“今日我已经让殿下不开心了,不能,不能……”

    “得想办法。”

    想到这,柳汐玉的脑子里浮现出了另一名女子的身影。

    她快速拾掇自己,并飞快出了府邸,她直接去了隔壁不远的司府。

    司府,司命星君的女儿司无邪。柳汐玉从司无邪的眼里,她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司无邪对云谨的喜欢的情绪。

    司无邪,模样一等一的好看,却不太自信,很容易害羞,常爱用长长的刘海遮掩自己的面容,在天神殿,她非常低调,即便如此,也难掩她的优秀。

    有几次,司无邪在课业中表现出了她极优秀的天赋,她记得那时云谨多看了她两眼,她立刻脸色通红一片,然后逃了。

    以前她将她视为最强劲的敌人,现在,不如借力打力。

    毕竟,没有女人能忍得住自己爱慕的男人,对别的女人好!

    如果司无邪蠢一点,她甚至可以让这个小仙娥和司无邪一起被云谨讨厌,最后她坐收渔翁之利。

    柳汐玉到了司府,司无邪正在调配药方,爹爹新教了她提升命运运势的药,她调配了许多次都失败了。

    她感觉自己笨手笨脚的,满脸都是失落和挫败。

    柳汐玉唇角轻轻一勾:果然是个笨的。

    “无邪。”柳汐玉笑着上前,“你在做什么?”

    司无邪扭头,对上柳汐玉的眼,腼腆道:“在做爹爹交代的功课。”

    司命星君的药,那都不是普通的药,改变人的运势,本就是逆天药水。

    难度太大,司命早就有女儿会失败无数次的心理准备。可柳汐玉不懂,在她看来,司无邪就是太笨,所以做不好事情。

    “你先放下药水,我有个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嗯。”司无邪将手中东西放下,让府里的小仙娥准备茶点,她洗干净手后,和柳汐玉坐到了一块。

    近来一直在炼药,导致她身上一股子药草味。柳汐玉身上则是涂满了各式花香。

    “你啊,成天都埋头在闺阁里,天神殿出大事了知不知道?”

    司无邪怔怔地抬头,“是殿下后日的立储大典的事情吗?我知道啊。”

    “不是不是,”柳汐玉拉上司无邪好看柔嫩的小手,“立储大典是两位太皇,天帝和墨王一同商讨出来的结果,不会改变。但是有别的事情比这更加重要!”

    司无邪不太喜欢她的亲近,此时此刻被柳汐玉抓着的手觉得不太舒服,有些想抽出来。

    她不着痕迹的慢慢将手抽了出来,又好奇地问:“柳师姐,是什么事情呀?”

    司命星君跟她说过,最近天庭来的人会很多,人员复杂,让她少出门,在家炼药就好。

    所以她的确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