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哎,人王 > 章节294 一个学者的诞生(下)
    尽管跟不上达贡的思路,单纯出于好奇,冬冬教授还是请达贡完整讲解了元素平衡循环的内容。他整整听了四个小时,用上了全部的注意力,大脑一直在飞快地思考、思考以及计算,到最后他好不惊讶地发现:他的确听不懂,也跟不上。

    冬冬教授并没有沮丧,他现在满是欣喜。“太好了,又有不懂的东西了,这说明法术还可以继续发展,世界还能够继续进步。这样或许能表明:终有一天,侏儒的世界也能变得更好。”

    “不是或许,而是一定。”达贡说道:“整体听下来,感觉如何?”

    “我看懂了开头和结尾,你怎么从开始走到结尾的,这个过程我基本上都是晕的。”冬冬教授笑着说道:“我明白你想干什么,却不明白你是怎么干的,更不要说懂得为何你这样能够干成。好怀念,我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学生时代,刚刚开始学习法术时什么都不懂的感觉。”

    达贡赶忙摆手,说道:“教授,你别这么说,我这个……”

    “你这个东西很不错,相当不错,作为法师,我向你表示祝贺。但是作为你的导师,我还是得给你泼一盆冷水。”冬冬教授正了正颜色,说道:“你想发表计算方法来获得贡献分,我认为没什么问题,但是收获会很小。不是你的东西不好,而是没人重视这些计算方法,认识不到它们的重要性。”

    “没关系,事物发展总有属于它的各个阶段。我现在是学生,目标是贡献分,那么得到贡献分就已经完成目标。等我哪天想要并成为老师,若是我的学生不重视,那我会让他们重视,但那是另一个阶段的目标。”

    嘶……听完这几句话,冬冬教授更加喜欢达贡这个学生了,他现在觉得接受马恩的推荐从而给了达贡一个成为自己学生的机会,这可能是他一辈子的幸运。是不是天才,有没有天赋,是不是努力学习,这三个特质的确非常重要,但都比不上能够认清自己和认清世界。

    他很喜欢那句话:事物发展总有属于它的各个阶段。配合后面那部分所表达出来的意思,也就是专注做好每个阶段的事情,这仿佛是解决世界所有问题的万能手段。精英学院没有“哲学”这门课,这句话会被归为“神恩之言”的范畴,也就是以“神教导人……”为开头的那些重要词句之中。他想到了侏儒,或许他没能带动侏儒发展起来,不是他不够努力,而是没有想明白侏儒处于哪个阶段,这个阶段的任务是什么。

    冬冬教授的头脑豁然开朗,甚至重新对带动侏儒进步的心愿重新燃起了希望。他再拍大腿,朗声说道:“我完全支持你获取贡献分的想法。你……你应该专注你想做的事情,学院的课程——我说的是一部分课程,其中绝不包括法术课——对你来说没什么用处,浪费时间。比如武技课吧,我听说你特别能打,可以和四头奇美拉缠斗,还能瞬间秒杀双心白龙。”

    “都是希洛艾说的吧?”达贡摇摇头:“她说的也太夸张了,我哪有那么强。”

    “她喜欢你,所以看你的时候就会觉得你特别厉害——我当然知道这里面有夸张的成分,别忘了幻术除了真实,也有夸张的发展方向。”冬冬教授一提到年轻人的事情——哪怕希洛艾实际年龄比他大多了——他就觉得自己也充满活力。他说道:“就算去除掉故事里的水分,你也已经足够能打了,还在武技课上浪费时间干什么?你没多少提升空间了吧?”

    “有稳定的学分啊!”

    冬冬教授一拍脑门,心想自己怎么把这个给忘了。一学分三千金币,达贡肯定不想掏这个钱。而在金币之外,总学分数量决定了能否毕业,每个学生必须重视。

    “还是觉得浪费时间,但是学院就是这么规定的。想要改变规定可太麻烦了,有那时间,你就该毕业了。”冬冬教授整了整衣服,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说道:“你去写东西,我来帮你整理格式,然后找渠道以逐鹿的名义发表。我领个第二著作人,如果有贡献分,那里面的一半作为手续费来运作这件事,你没意见吧?”

    “完全没问题,这是应该的,我已经很麻烦你了。”

    冬冬教授摆摆手,笑着说道:“看到学生能够进步,我本来就非常高兴,再加上还能挣点贡献分,我要说这种好事越多越好。我得问问你,第三著作人写谁,希洛艾吗?”

    达贡思考起来,而出乎冬冬教授的意料的是,他最后摇摇头。“教授,再帮我注册一个笔名,我想尽量收集贡献分。不一定我会用,可能学院的坚古族人会需要。如果希洛艾或者你需要,我也乐意提供,但是范围就这么大。”

    “这事儿不好办,因为秘法签名会展现你的元素特征,你怎么再弄第二套……”冬冬教授又拍了一下脑门——那里已经有些红了。他说道:“我今天是怎么了,脑子这么不灵光。没问题,这事儿放你身上好办。完全平衡的法力循环本身就是个无法仿冒的签名,没人能想到它和重火轻土的‘逐鹿’会是同一个人。你的新名字叫什么?”

    “文鼎。大概就是知识大锅的意思。”

    “这都是什么奇怪的名字。逐鹿、文鼎?先把鹿抓到,然后用文火放在锅里煮了?你这个家伙以前是猎人吗?”

    “是啊!教授你怎么猜到的?”达贡用力点点头,很得意的笑着。

    “唉,行吧,反正就是个笔名。哎?你这么快就想好了,是不是早就有计划?”

    达贡毫不隐瞒,直接承认下来。“我在回来的路上一直思考该怎么尽快完成学业,但又能同时学到重要的知识、本领。单纯冲学分是一条路,但我仔细算过了,我不得不在自己不是很感兴趣的课程上花费大量时间,那样得不偿失。”

    “嗯,你不是唯一一个有这个困扰的。”冬冬教授捻着胡须,说道:“你的计算能力那么强,肯定都算明白了。”

    “充学分可行,但是代价太大,我就想到了贡献分,它能让我在需要的时候让我随时毕业,这样我就可以控制学习的节奏,发挥出更好的效率。”达贡说道:“名字的确在来之前就想好了,只不过我原本想发表的是《平衡的法力循环》。但是看反应,法力循环先放放,还是从基础算术开始比较好。”

    冬冬教授也这么认为,他现在只要一看黑板上的算术,就觉得一阵阵头疼。如果只是单纯的几加几、几乘几,这都没什么问题,可那些奇怪的曲线,好多符文字的等式,还有那些变幻……看起来是那么陌生,是那么让人感觉无助。喔,对了,还有成排成列的数字,两个计算符号都没有,只是把数字排成队列,它就能表达意义?

    如果不是先看了达贡那达到完美平衡的法力循环,冬冬教授根本不会相信这些计算是有意义的。他可能会训斥达贡,然后担心他步上道戈林的后尘,变成又一个疯子。目前看来达贡并没有这种趋势,感谢诸神,希望它们能够继续保护他。

    除了想办法获得贡献分,达贡来找冬冬教授还有三个目的:混过教授对法术学习的严格考核,给希洛艾留个口信,还有就是修复艾恩石。达贡从坚古城的藏书馆找到的两块艾恩石碎片,需要找一个能信得过的法师进行修复。他有种直觉,找希洛艾恐怕都不行,冬冬教授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卡多给你的艾恩石,被你不小心弄坏了?你可真……”石化术艾恩石是冬冬教授达贡找到的,那时他就已经问清楚石化术的用处,知道卡多师傅最后的愿望。“以后这么有纪念意义的东西一定要小心。卡多师傅变成石像,不能来找你算账。想想希洛艾,如果你不小心弄坏了她的东西,那后果可很难说。”

    达贡拿出艾恩石,交给冬冬教授。“教授,这东西好修吗?”

    两块碎片一对,严丝合缝,没有空隙。冬冬教授点点头:“好修,一点也不难。切口这么整齐,一看就是你不小心用斧子劈断的。你那武器比我身高都大,看起来让人心惊。不用放我这里,就一个法术的事儿,喝口茶的功夫就行了。”

    “啊?这么简单吗?我看犬齿要塞修理艾恩石的符文师都要干好几天——不过我不知道要花多少钱。”

    “我不收你钱,这个法术是会者不难。学会它是不容易,里面有好多技巧,但是……我给你说这些干嘛,演示一遍,你仔细看着!”

    冬冬教授将艾恩石放在桌子上,立刻就开始施法。他说的没错,咒语很复杂,步骤非常繁琐,不过所使用的元素能量并不大。大约经过两分钟的施法过程,咒语最终完成,一道闪耀的白光在艾恩石的断缝内部闪烁,随后将两部分合二为一,再看不出来曾经碎过。

    “修好了,学到了什么?”

    “教授真厉害!”达贡说不出所以然,只能拍马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