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谍海王牌 > 第1891章 死尸
    范克勤笑道:“别鼓掌了,一会我在飘了。”说着起身,把位置让给童大小姐,续道:“来,你先随便弹点什么,我想先看看。”

    其实,童大小姐请范克勤当老师,那是为了什么上音乐课啊!就是想多和范克勤在一块。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吗: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那是干什么都行的,都不会觉得无聊。

    此时,童大小姐就是这样,弹琴就弹琴呗,反正自己和范克勤在一块不就可以了吗。

    等童大小姐探了一会之后,范克勤就发现童大小姐水平比自己其实不差。这倒也不怎么奇怪,毕竟人家是锦衣玉食出身,学过这方面的东西那就太正常了。

    这怎么办呢?没事,不会露馅,范克勤不能教她别的,还不能教她几首别的钢琴曲么。比如刚刚的水边的阿迪丽娜就完全没问题。一说出去,就是自己创作的,还倍儿有面子。

    如此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一上午马上就要过去了,范克勤要告辞。童大小姐本想送他,结果迎面碰见她老爸回来了。

    介绍一番,范克勤在离开的时候,童大为看了眼范克勤的背影。而童菲也只好留在家里了。

    范克勤出来后,叫了个出粗车。没错,是汽车的出租车,来到了南侧城市边上。等快要出城的时候范克勤坐在后座,道:“师傅你在路边停一下,我找个小店,买盒烟抽。”

    “哎,好。”司机答应一声,把车子停在了路边。范克勤没给钱,直接下车,装作找杂货店的样子,转入了旁边的一个小巷子里。

    由于这里已经到了城市边缘,所以行人比较少。范克勤进去后,数了数墙面的砖头,把一盒烟故意从兜里掉了出来。借着弯腰捡的功夫,范克勤已经把那根特殊的烟拿了出来,塞在了靠墙角的一个缝隙当中。

    这个死信箱里没有东西,说明第二批人还没过来呢。或者是刚刚过来,还没来得及放置信息,告诉自己等人已经过来了。

    范克勤转身走了回去,很快在一次的坐在了出租车里。这一次出城开了二十来分钟,车子停在了废弃工厂门口。

    范克勤走了进去,正赶上剧组吃完了午饭,休息完毕开始拍摄下午的戏。此时已经拍摄到了一个女幸存者,借着高等医生的嘴,在警察局讲述起自己的遭遇。

    这个废弃的厂房里面正好也有废弃的办公室。制景的将这个办公室布置了一下,都不用怎么还原。因为基本就两个角度的拍摄就可以。所以把需要入镜的地方,弄一弄就好。拉两张桌子,给演员换好衣服,画好妆就成。

    詹瑞德的导演水平确实有两下子,很快就把这场戏拍下来了。用了也就一个来小时。跟着提着铁皮喇叭,喊道:“转场,去一楼拍摄幸存者囚禁室的戏,都动起来!!!快点!”

    放下铁皮喇叭之后,詹瑞德转头一眼正看见范克勤,立刻走了下来,道:“万老师,正好你来了,那个裂头器你看行不行,跟我去看看呗。”

    “好啊。”范克勤答应一声,跟着詹瑞德下了楼。进入一个墙皮都都脱落的房间后,就看一大帮人正在屋内忙活呢。架机器的架机器,放置道具的放道具。其中一个道具师正在拿着一个大号的球状的器械,翻来覆去的查看呢。

    “放凳子上。”詹瑞德见此,立刻出声道:“万老师,您看看这样的行不行?”

    范克勤来到了跟前,看了看,发现表面上看是个金属的装置。正面有两个四只宽的金属板,连接着最外层的金属架子。

    范克勤伸手推了推,不沉,原来,只有少数的几个地方,使用金属做的,剩下的都是用木头。但是刷着一层金属质感的油漆。

    范克勤摆了摆手,道:“不要这样,这东西太新了。要知道,死局杀手虽然动手能力很强,但是这种细节他怎么可能在意呢?他在意的是好不好用,实不实用。这个外表的漆一刷,虽然做的不错,但是一看就太讲究了。”

    詹瑞德点了点头,道:“也是,死局杀手不可能把东西弄得如此将就。可这怎么办呢。咱这个东西是木头做的,要是不刷一层漆,就被看出来了。”

    范克勤道:“好办。”说着,拿起这个裂头器,往地上来回的开始蹭。一直把外边蹭的伤痕累累。有不少地方都露出了里面的木本色。

    然后范克勤把东西,交给了那个道具师,道:“开动脑筋,这个是个废弃工厂,你去找个上锈的铁门或者铁管子,把所有地方都曾上铁锈。如此一来就没问题了。”

    “对。”道具师也不是傻子,只是一开始没想到而已。听完抱着裂头器道具直接就跑出去了。

    詹瑞德拉着范克勤说道:“万老师,这个道具是解决了,不过那个死尸可不好弄啊。我打算,在女性幸存者,剖开那个死尸肚腹的时候,让死尸不入镜。只是在之前,用镜头带一下,这样,我们用真人就可以完成。”

    “这样不真实啊。”范克勤摆了摆手,道:“这样,死尸躺在旁边的废弃物上,简单的弄个门板做成床,上面割一个洞,演员在下面蹲好,头部往上扬。然后用纸壳包着一些猪肠子,做成肚子,其余的身体部位也用纸壳撑着就好。手部如果也想真实的话,也用脑袋同样的道理。然后拍摄的时候,女幸存者骑在这个死尸的腿部,然后用刀剖开肚腹。

    你在拍摄的时候,来回切换女幸存者和死尸的视角。相互看着对方的感觉。然后女幸存者在用刀剖开尸体的时候,只给女幸存者特写。然后在她翻找肚子里面的钥匙时,再把镜头下拉,给死尸特写。这样的话,纸壳已经被她剖开,就不会穿帮了,而且还能够看到真正的翻找钥匙的场面,就会显得特别真实,而且也特别有视觉冲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