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封侯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尔虞
    郑平拍拍他肩膀,“别哭了,想让母亲含笑九泉,你现在做还来得及?”

    李农抹去眼泪道:“兄弟,你给我说句老实话,如果我投降陈统领,朝廷会不会追究我从前的罪责?”

    “要看你有什么罪责?”

    李农沉默片刻道:“我之前告诉你,我是富平之战中投降,其实是骗你的,我也参加了富平之战,当然,我没有上前线,我是金兵的后勤军,我还参加了金兵夺取陕西路的大部分战役,参与攻城掠寨,攻下京兆城就是我第一个杀入城内,我怕朝廷不能容我!”

    郑平想了想道:“其实我觉得你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你以统制的身份投降朝廷,你所有履历都完整保留,以后朝廷会不会追究你的罪责,我不知道。

    而第二个选择,就是投降我家统领,陈统领有个好处,就是喜欢以富平之战为切割线,以前之事和他无关,他不闻不问也不管,就认定你在富平之战中投降,以前的事情就完全切割掉了,好处是可以把往事统统洗掉,不好的一面就是你没有资历了,当不了高官,最多还是从指挥使做起,和我一样。“

    李农毫不犹豫道:“我投降金兵时就是指挥使,就当我这几年做了一个噩梦,我又回到了原点,我愿意投降陈统领。”

    .........

    当天晚上,王浩又一次以买酒的名义赶到了武城镇客栈,虽然大散关那边战事激烈,但和尚原依旧很平静,该吃吃,该喝喝,将领们偷偷喝酒也很正常。

    不过这一次王浩稍稍冒了一点风险,他携带了一封李农的亲笔信。

    只是王浩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在武城镇客栈居然遇到了统领陈庆。

    “卑职参见统领!”王浩单膝跪下行礼。

    这一次能见到王浩,陈庆也格外高兴,他连忙请他坐下,“怎么样,你们家郑胖子的情况如何?”

    王浩心中升起一种亲切感,他也笑道:“他还是出任统制,不过地位稍稍提高了一点,排名第五了。”

    “他手下的五千人都能完全控制吗?”

    “没有问题,主要将领都是我们的弟兄。”

    陈庆却眉头微微一皱,他心中有点担忧,郑平从前的手下都是普通士兵,只有两名都头,这些人都当上了协从军的统领和指挥使,再让他他们回去当普通士兵,他们愿意吗?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却难,就是这个道理。

    如果他们知道要行动,会不会向金兵告密?

    陈庆把自己的担忧告诉了王浩,让他回去提醒郑平注意这个问题。

    陈庆又问道:“你们有没有向大散关城头射过箭信?”

    王浩连忙摇头否认,“我们军队一直在和尚原,没有调去大散关,怎么们可能给城头上射箭信,再说我们要和大散关联系,就会通过武城镇客栈,发鸽信给仙人关,再到大散关,一天时间就够了,不可能冒这个风险。”

    看来果然金兵在搞鬼,想冒充郑平骗宋军出城。

    “启禀统领,还有一件大事。”

    王浩取出李农的信交给陈庆,又把李农的身世述说了一遍。

    陈庆没有立刻表态,他来回踱步,沉思良久。

    这个李农的投降在陈庆的意料之中,但李农投降也同时意味着风险渐渐走向失控,陈庆意识到不能再拖下去了。

    他当即对王浩道:“四天后,也就是二月初二的晚上,从二更时分到五更时分,我们将里应外合,郑将军负责点燃女真人的仓库大营,看看有没有问题。”

    王浩连忙道:“这个任务我们已经准备了很久,虽然大营有一万女真军,仓库由他们负责看管,严禁协从军靠近仓库,但只要能制造混乱,如果统领从外面攻打大营,在混乱中我们就一定会有机会。”

    陈庆点点头,“我知道该怎么做,回去告诉郑将军,此事坚决保密,到行事当晚再告诉相关将领,切不可早早泄露。”

    “卑职遵令!”

    陈庆又指指李农的信道:“告诉郑胖子,在他临走之前我是怎么对他说的,为什么派他,而不是派杨元清执行这个任务,让他好好想一想。”

    陈庆随即写了三封信,两封密信是给郑平,陈庆在信中写清二月初二的各个实施步骤,并要求郑平严格按照信中的计划实施,第三封鸽信是写给吴阶,告诉吴阶,他们将在二月初行动,要求吴阶一切凭经验来判断,不要轻易出城追击。

    ...........

    一月的最后一天,天下起了小雨,夜色中雨雾朦朦,如针尖一般的细雨滋润着关中大地。

    和尚原金兵大营内,谋士范拱正在给完颜兀术献计,“王爷,吴阶肯定会怀疑箭信,但这并不重要,我们只要让宋军意识到可以出城追击,我们就达到目的了,现在关键是要确定时间,这就要看陈庆的安排了。”

    完颜兀术眯着眼睛问道:“现在陈庆藏身在哪里,知道吗?”

    “目前暂时不知道,其实他藏身在哪里并不重要,卑职相信他一定会主动上门,那时才是我们的机会,在此之前,我们必须要将计就计,王爷,我们的目标不光是要杀陈庆,更重要是,要借陈庆来夺取大散关。”

    “协从军大营那边有消息吗?”完颜兀术又问道。

    “卑职估计今晚会有消息!”

    范拱刚说到这,一名亲兵快步走进来,在他耳边低语几句。

    范拱笑了起来,“卑职没有说错,王爷要的消息来了。”

    “你去接见他吧!等会儿向我汇报。”

    范拱匆匆去了,完颜兀术站在大帐前望着远处的大散关,攻打大散关已经半个多月了,女真士兵阵亡已达五万人,依然攻不下大散关,之前暗中和他通消息的傅选也没有了动静,据说他完全失去了对军队的控制。

    完颜兀术心知肚明,就这样再打半年,他也一样拿不下大散关。

    武力攻关不下,那就只能用计取了,好在他之前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陈庆将成为他打开大散关的一把钥匙,所以他围剿陈庆才不肯卖力,最后让陈庆跑掉了,何尝不是他所期待的呢?

    范拱说得对,尝到了大鱼大肉,怎么可能再回去吃糠咽菜?当上了指挥使和统领,怎么可能再回去当小兵都头,这是人性,可惜陈庆就没有想到这一点。

    不多时,范拱匆匆回来了,完颜兀术笑问道:“他怎么说?”

    “他说,郑辉的手下昨天已经去秘密见了陈庆,行动时间定在二月初二,从两更到五更都可以,到时陈庆会在外围发动进攻。”

    “这个时间可靠吗?”

    “绝对可靠,是陈庆在亲笔信中所安排!”

    完颜兀术点点头,如果是书面安排,问题就不大。

    “那我们该怎么做?”

    “卑职有三个建议,第一,不要做任何特殊安排,一切都和平常一样,尤其是郑辉,此人十分机警,他很容易看出破绽。

    第二,这件事王爷一定要严守机密,不得泄露,否则人多嘴杂,会导致我们功亏一篑。

    第三,大散关那边要正常攻城,王爷甚至要亲自去督战,到了二月初二晚上,王爷再展开雷霆行动,拿下郑辉和陈庆,再佯烧大营,火势要大,给宋军造成大营被彻底烧毁错觉,王爷再仓惶撤退,给吴阶夺回和尚原的机会,然后西谷再出奇兵,大散关必然到手。”

    完颜兀术得意地笑了起来,“那好,某家就陪陈庆好好演一折戏,还有这个郑胖子,他自作多情,还以为某家真的看重他?”